| 网站首页 | 壮族文化 | 壮乡见闻 | 壮学研究 | 历史印记 | 民风民俗 | 壮乡音视 | 壮医壮药 | 壮网留言 | 碧侬论坛 | 
地方频道:文山 | 砚山 | 麻栗坡 | 西畴 | 广南 | 马关 | 富宁 | 丘北
文章 下载 图片 商品
您现在的位置: 文山壮族网—壮族人的网上家园,打造云南省最大的壮族门户网站。 >> 文学园地 >> 文学 >> 正文
悍蚊死了
作者:卢仁仕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5/5

    我能够熬过这个冬,全靠了贾院长的家。

贾院长原先并不是院长,几年前还只是个科员,只是因为娶了乌老院长的女儿乌丫之后,慢慢成长起来的。这些内幕,是我从贾院长和他夫人的床头听来的。

那是去年冬天的时候。我不知道我从何而来,也不知道将去向何处,只记得当时我饥渴难耐,飞行在夜空中,苦苦寻求一丝亮光,寻求着血腥味。我的生存终就离不开吸食人血或者其它动物的血液,在我的眼睛里,人与畜生一样毫无差别,反正是有血的东西我都想把它吸干、榨尽。那一夜,我光顾贾院长一家的那一夜,我记得清清楚楚,当时我已经飞得精疲力尽,又累又饿。我正好从贾院长家的寝室旁边经过,一股腥骚味扑面而来,我找到一个缝隙钻进屋去。啊哈,是两个人!刚房事后的一对男女,经过一番运动后他们已经沉沉地睡去。我认准那个肥胖且白嫩的女人的身子进攻,继而又张开血口向女人乳房边的男人扑去。我吃饱喝足后眼睛雪亮起来,我这才细心地寻找我的藏身之处。这是一个豪华的房间,堂皇富丽。一组空调令我浑身舒畅,我着迷于那套高档的、和我的身体颜色近乎一致的音响,便飞到那里仰天而睡,某些时候顺便也能听听轻音乐。所幸的是,这对男女都没有被我的折磨弄醒。

谁知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发现了我的“杰作”。只听得那个女人唠叨起来:“该死的蚊子,什么时候进来的,我的屁股被叮得发痒。”那男的也附和着:“我的耳根也被咬了。”他们四处寻找我的踪影,我不敢动弹,他们也没有发现我。可是到了下午他们回来后的时候,竟然带着灭蚊喷剂,临睡前那肥胖女人和那男人辩论起来。男人说:“乌丫,还是先喷一点吧,免得那只蚊子又来骚扰。”那肥胖女人不高兴地说:“我的贾院长,求求你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这喷剂的味道,太难闻了。再说那只蚊子说不定已经走了。”男人无语,爱抚着肥胖女人。我看到胖女人白嫩嫩的肌肤,也蠢蠢欲动起来,遂狠狠地对着她的屁股咬了一大口。那胖女人一声尖叫:“老公,有蚊子。”我迅速飞到原来的位置,他们又仔细地查看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我,只好拿起灭蚊喷剂朝四面认真地喷了一遍。一阵清香扑鼻而来,我在心里思索:该不会是假冒伪劣产品吧?我觉得这种味道沁人心脾,待我仔细一看,嘿,原来他们喷的是空气清新剂。我心里一阵狂喜:他们拿错了东西。也许是一时没有了兴趣,他们说了一阵诅咒我的话,便无聊地胡侃起来,这才让我对他们有了深刻的了解。

 ……

“如果不是我嫁给你,你能当上今天的院长吗?”乌丫说。

“看你又胖又丑的样子,你还逞什么能,我的这个院长是通过我自己的努力换来的,这和你、你爸根本没有什么关系。”贾院长回答道。

“哼!臭美!那为什么在我嫁给你之前,你又是礼物又是金钱的送到我爸那儿呢?”乌丫气呼呼地说。

“那是要娶你,只是为了博取你爸的欢心罢了,不成蹊跷,不成蹊跷。”贾院长乐呵呵地说。

漫长的争执,不投机的话题,让我听得心烦。直到后半夜,我才又有了机会吃得一顿饱。

 从那件喷剂事件以后,我也变得小心翼翼,从不敢乱来了,只能找那些不容易被发觉的地方叮咬了,但这样却也能够吃得饱、睡得稳。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了某月某日,贾院长和乌丫大闹一场后,这间屋子就再也没有人来住过。我独居在这间屋子里,成了个无米之炊的可怜虫,在接下来的几十天里,我只有以一个发臭的苹果充饥,偶尔尝试着叮咬几只苹果上派生的蠕虫,从它们身上却挤不出一丁点血色,我倒是相念起那个肥胖且白嫩的乌丫来了。饥如饿虎、渴如焦鹿之时,我只好告别这所豪华的处所,去寻求我的生活,将我的生命沿续下去。

我在这座城市里漫无目的地转游。忽然,一股熟悉的腥骚味儿吸引了我,我翘起鼻子寻着味儿找到了贾院长的新住房,我便又找了个缝隙钻进他的寝室,等待他的到来,等待肥胖且白嫩的女人的到来。寝室外的客厅有几个人的声音在交谈着。

“贾院长,这件事就拜托您了。这是一点小意思,请笑纳。”一个陌生的声音。

“你放心,咱们谁跟谁呀,没有这个必要嘛。”贾院长爽朗地笑着应道。

门“嘭”的一声关上了,我惊得赶忙躲进一个柜子里一沓沓红色带着墨香的纸堆上。

“发财了。这么多的钱呀!”一个娇喋喋的陌生女人的声音。“那个死肥婆,没命过这样种好日子啦,活该!”

“亲爱的,小声点,看你高兴的。”贾院长仍旧爽朗地笑着应道。

那小妖精勾着贾院长的脖子,鸟声鸟气地呻吟着,进入了寝室,随手把一大沓所谓的“钱”往柜子里一扔……

我的神经如同被电触了一样,我怎么会躲在了“钱”上呢?我还来不及躲闪,“叭”的一声,我的眼前忽然黑了……

 

分享 |
责任编辑:沈广站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顾问: 赵廷江 侬开文 王明富 王建国 田玉海 管理员:沈广站
    版权归属:文山壮族网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滇ICP备09002281号 公安ICP备案号:53262503502009
    Copyright (C) 2009-2013 Www.WsZhuangZ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网上收集,旨在弘扬和宣传壮族文化,如有内容损害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文山壮族网对此表示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