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壮族文化 | 壮乡见闻 | 壮学研究 | 历史印记 | 民风民俗 | 壮乡音视 | 壮医壮药 | 壮网留言 | 碧侬论坛 | 
地方频道:文山 | 砚山 | 麻栗坡 | 西畴 | 广南 | 马关 | 富宁 | 丘北
文章 下载 图片 商品
您现在的位置: 文山壮族网—壮族人的网上家园,打造云南省最大的壮族门户网站。 >> 文学园地 >> 文学 >> 正文
班   九
作者:卢仁仕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5/7

1

     班九围在人群中,和着五喝六叱的吵嚷声,掏出刚取来的60元补助金狠狠地押了下去。

    “大,大,大……”。班九用涔着汗的双手搓着三颗骰子向碗中抛去,一面叫嚷着。 

“一个一,两个二,五点小。庄家是四五六——赢”。围观的都笑得十分刺耳。

班九觉得这种笑太可恶,对他来说是一种侮辱,是一种讥讽。

班九悻悻地站了起来,嘴里骂道:“你们这些小杂种太可恶了,下次看我怎样收拾你们。”

年轻人们根本不给班九面子,对着他起哄:“斑鸠被打下了,斑鸠被打下了。”

班九心情极坏地回到家,拿出邻居给的一个棕子吃起来。他的确有些饿了,大过年的,早上八点多在邻居家吃了早饭到现在已经有5、6个小时了,吃了一个棕子班九又有了些精神,但总压不过他输掉60元的愤怒。

“太不合理了,我每个月就这60元的工资,叫我以后怎么过?这些小杂种太狠心了。”班九拍着大腿嚷嚷。

“我以后怎么过?我以后怎么过?”班九想着,“哈哈,这不是大过年的吗,邻居家会叫我吃饭的,再说我平时帮他家做些细活,他家应当还记得的,看来十天八天的好日子有得过了,以后嘛,张老二家租种我的田地,也应该给租金或者米面了。噢!邻居家也该生火做饭了吧,对,应该去帮人家烧烧火什么的”。

班九站起身来,慢慢地向邻居家踱了去……

 

2

 

班九出生于民国年间,如今已经70多岁了,问他具体的年龄他也说不上来,他所记得的,也就是他经常提在口的,诸如他曾是保罗县第一届初中毕业生、19岁时曾任过河西乡保长、解放后修筑大丫口水库任总指挥等等此类,值得班九骄傲的还是他在河西乡任教的日子,说白了,他每个月能享受60元的国家补助便是那时曾任过教的好处。

班九无儿无女,其实他根本就没有结过婚,但毕竟他还是尝过女人味道的,而且仅止那么一次。那是40年代他任河西乡保长的时候,仗着手中的权力,他可谓是虎假虎威,在乡里高傲自大,横行霸道,当时他看中了河西乡刘老汉的女儿阿惠,别说刘老汉的女儿阿惠了,就连刘老汉老俩口也对班九恨之入骨,吃过几次闭门羹以后,班九羞恼成怒,心想你刘老汉一家不买我的帐,我就让你一家身败名裂,就在一个阿惠独自出山打柴的下午,被班九给逮住了。阿惠哭哭啼啼地跑回了家,随后班九也跟着到了刘老汉家,用逼迫的口气向刘老汉老俩口摊牌,原本刘老汉老俩口想着把苦水往自己肚里咽算了,可谁知阿惠当天晚上便寻了短见,没想到班九从此就因此落了个坏名声,之后便再也无人问津了,他欲求的女子听到是班九时,也都对他敬而远之了。

对于这件事,班九懊悔不迭。“真划不来,他妈的,说真的拥有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滋味都不知道。”可想,当时阿惠又是反抗,又是哭哭闹闹的,再加上班九内心的恐慌,兴趣都飘到九屑云外了。

还好,班九在任大丫口水库总指挥后,不误时机地走进了教师之列,这还得感谢当时他的学历和写得一手不错的毛笔字,但任教只有几个月,便被群众的呼声给揪了下来。从此,他便没事可做了,胆子也小了,再没敢动女人的心思,直到1980年,政府经过认真调查,确认他曾经任过几个月的教师,也确定了他害阿惠的那件事那是解放前的事,便给他每个月60元的补助。

 

3

 

班九这么一大岁数,可他从小根本没吃过什么苦头,他父辈在河西乡是个有名的家族,也算是当时的大地主了,他从小就被父母娇养惯了,人也懒得出奇,在大集体时期,他只会耍滑头;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他着实受了一些苦,群众告发他、排斥他,所以被红卫兵狠狠地逼了几次,也揍了几顿,如今他耳朵不太好使就是那时落下的病根。班九确实胆小怕事多了,就连全国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时,他还怀疑过,总附在别人的身后说,“参入公社光荣”之类的话,可最终他还是分到了二亩地一亩田,第一年他没敢去种,第二年也没敢去种,第三年他看着有些急了,别人都没事,而且每年都有好收成,可他始终害怕,便想了个两全其美的事,他自己称病,做不了活,他要张老二家去帮他种田种地,到收成时能给他一些谷米糊口便行。就这样,他不用种田种地了,整天到处闲逛。

有时,班九会给邻居家帮帮忙什么的,邻居看他也可怜,大物小事会叫他一起吃饭,每每这时也可以凑在一起说说笑话,偶尔还能提及他引以为傲的过去,他便心满意足了。

 最令班九反感和憎恶的是,社会日新月异的发展和时代改革变化的“无奈”。他最受不了的是大搞什么科技兴农之事,河西乡每个月举办一次科技培训班,讲授农业科技知识之类的东西,班九没有种田种地,所以也从不去听培训课,也犯不着去听,他也很反感很多人在一起嘻嘻哈哈地说这说那,“不就是生活嘛,我还不是照样过得实在?”“稻田养鱼?笑话!这鱼长大了,不把稻谷全吃光才怪,让他们见鬼去吧。”班九为此还特地去找过张老二,说我不管你。怎么种,反正每年你必须保证我的那一份,否则我会治你的。其实,班九的治法,无非就是成天赖在张老二家要吃要喝而已,七老八十的,打是打不过人家的,反正可以以老卖老的嘛,要么可以找找乡政府领导强制执行,这个政策班九知道。

谁知,一年下来,张老二家种的稻田获得大丰收不说,所养的鱼也卖了个好价钱,在放水捉鱼的那一天,还特意请班九去吃了一顿鱼,班九好生纳闷,讪讪之中却说,这鱼根本没有河里边的好吃,总带着一股泥土味,不好吃。可那天班九分明吃了好几条鱼的。

 

4

 

 1980年春节前,政府批准了班九的国家补助申请,领到钱时班九又是感动又是高兴,花了20元钱买许多肉和蔬菜,班九还买了一些糖果给邻居家的小孩,并特意买一瓶烈酒,拿去邻居家会餐。班九是从来不喝酒的,他说是用来感谢邻居家对他的关怀的,他还说了些感激的话:“多谢你们几年来的关心,这是我一生中最高兴的日子,我以后会报答你们的。”

其实邻居家怎需要他的报答呢,这几年邻居家经过苦干,日子也好了,不愁吃不愁穿,他们只是不忍心看着班九过着无依无靠的日子罢了。

可班九竟然迷上了赌博。

每逢过年过节,村里的年轻人时常集在一起赌博,班九在旁边看着看着也掺和了进去,只不过他从来都只赌一把,赢也罢,输也罢。赢了就买些好吃的东西去邻居家一起吃,输了也就算了,可那些小兔仔子竟一个个地讥笑他、嘲弄他,他是很气愤的,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居然给班九改了个外号叫“斑鸠”。 

 “这些小兔仔子简直是没大没小了,论辈份,我还是他们的爷辈呢,要不是老子出生的年代和成份不好,老子才不会那么窝囊呢。老子是保罗县一中第一届初中毕业生,19岁任河西乡保长……你们这些小兔仔子算什么东西,哼,不和你们这些小兔仔子一般见识,更何况我是有工资的,我心安理得。”

5

 

再说罢,班九来到邻居家门口。

“喂,做饭了没有?”班九直接问邻居家的女人。

“饭都做好了,就孩子他爸不知道去哪里疯去了,还没回家。”邻居家的女人说,“也许是去学校那边看人家跳舞去了。”

“九爷,你如果出去,见到他帮我叫一下,你也一起来吃饭吧。”

班九才不去凑那个热闹,答了一句:“我才不去呢。”两年前,村里边的人成立了民族文艺宣传队,平时里练练舞、唱唱歌。

“那叫老不正经,年轻人怎么没有一个人参加?就你几个40—50岁的人吃撑了无聊。”班九正叹着气,邻居家男人已经回家了,两个小孩跟着他,笑盈盈地。见班九就在他家门前,忙上去招呼:“九爷,到家里去坐嘛,大过年的,饭也该吃早一些,孩儿他妈,饭做好了没有?”

厨房里传来女人的回话:“你这死鬼现在才来,就等你啦,快来吃吧,放开喉咙叫一下孩子。”

男人抱怨:“叫什么叫,都已经跟我一起来了,就吃饭吧。”男人转过身去吆班九。“九爷,来罗。”

“好啊,来啦。”班九也不推辞,他原来也就这意思。

在饭桌上,邻居家男人兴高采烈地谈论起文艺队跳舞的事:“啊呀呀,今天学校那边很热闹啊,李二嫂刚参加了文艺队,跳得好别扭;王大妈也许是很久没有练了,出了不少洋相,跳着跳着打了个趄趔倒下去了,引得旁观者一阵轰笑,她又气又恼说有种谁上来跳嘛,我可不管那么多,看都看会了嘛,我真上去跳了一曲,观看的都为我叫好呢。”

 班九在一旁听得好不难受,不冷不热地说:“啊,你也跟着不正经了啊,真是吃撑了没事做了啊,无聊至极。”

邻居家的男人马上意识到班九的忌讳,便止住了话题,邻居家的男人似乎余犹未尽。就来调侃班九:“九爷,这几十年你就没有想过女人?”

班九叹了声气说:“哎,都七老八十的人了,还想它干嘛,再说嘛,我一个人过不是很好,否则,我的工资还得交给人家当家,这不划算。”班九从拿到那份补助后,都以“工资”两字取而代之,总还有些堂而皇之的意思。

 邻居家的男人穷追不舍:“九爷,那你不觉得有些遗憾吗?”

班九干笑两声:“哈哈,又不是说我没碰过女人。想当年老子的威力,那可是人见人怕的,我没有什么值得遗憾的了,不说了,不说了,吃饭。”

吃罢晚饭,班九在邻居家看了几个小时的电视便早早地回去睡了,但他没有睡着,实际上是让他着实又去想了一夜的女人。“是啊,这些日子我是怎样熬下来的啊,但是那个阿惠呀,她怎么能够这样呢,我是喜欢她呀,如果你阿惠能欢欢喜喜和我过日子,我现在说不定不会这样,阿惠呀阿惠,我觉得你好傻,傻得让人心痛,哎,我这几十年孑然一身还有这似人非人的生活,也就算是对阿惠的一种赎罪吧”。班九不禁对阿惠流下了眼泪,他的内心是内疚的,哎,也许上苍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到那边的时候,我一定还要去找阿惠的,那时我会好好地对她的。

班九这样下着决心。

 

6

 

班九一年后因一场大病就去世了。

因为他无儿无女,县民政局为他安排了后事,把他的尸体拿到县殡仪馆火化了。

后来,班九的一亩田和二亩地分别划归给邻居家和张老二家,班九的老房屋也归邻居家拥有。

每年清明,邻居家和张老二家都没有忘记去给班九的坟墓插个坟标。

分享 |
责任编辑:沈广站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顾问: 赵廷江 侬开文 王明富 王建国 田玉海 管理员:沈广站
    版权归属:文山壮族网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滇ICP备09002281号 公安ICP备案号:53262503502009
    Copyright (C) 2009-2013 Www.WsZhuangZ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网上收集,旨在弘扬和宣传壮族文化,如有内容损害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文山壮族网对此表示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