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壮族文化 | 壮乡见闻 | 壮学研究 | 历史印记 | 民风民俗 | 壮乡音视 | 壮医壮药 | 壮网留言 | 碧侬论坛 | 
地方频道: 文山 | 砚山 | 麻栗坡 | 西畴 | 广南 | 马关 | 富宁 | 丘北
文章 下载 图片 商品
您现在的位置: 文山壮族网——壮族人的网上家园,壮族同胞心灵相约的港湾。 >> 文学园地 >> 文学 >> 正文
远去的童年
作者:卢正斋    文章来源:文山新闻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30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童年,我的童年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度过的。六十年代的农村,物质生活、文化生活都非常落后,大人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简单生活;孩子们的玩具也很简单:滚铁环、拍纸片、打子弹壳、丢沙包、跳皮筋、踢毽子、抽陀螺、抓籽……

那时,老师很少注意安全教育,大人整天忙碌于田间地头,也没有时间管教孩子。我们脑海里完全没有安全意识,每天放学回家,把书包往墙壁的铁钉上一挂,就跑出去找小伴疯玩,直到晚饭熟了,才在父母的催促下回家。

童年时代的我们,人小记性好,村里偶尔放一场电影,电影里的故事情节,很快就能模仿出来。有一年,我们看了电影《红旗渠》,都被建设者们身系安全绳,在悬崖峭壁上开凿的劳动场面吸引了。第二天,几个小伴相邀到村西的马过河桥上,用稻草搓成的草绳轮流把人从桥底往桥上拉,胆小的离地不到两人高就吓哭了,村里的娃娃们数我胆子最大、最勇敢,我让同伴们一次次把我从河底升到桥上又从桥上把我放到河底,还时不时在空中模仿电影里敲锤打眼的动作逗大家乐。草绳并不牢靠,同伴把我从桥上往下放,在离地面还有一人一手高的时候,草绳断了,我被重重甩在沙地上,痛得好半天喘不过气来。

小时候,我们的想法很奇特,总认为自己的东西不好,别人的东西才好,所以尽管自家玉米地里的玉米棵大苞大,我还是认为隔壁王二婶家的玉米棒子味道更香,于是就带着几个小男孩去偷。为让同伴归顺于我,我常把家里好吃的东西偷出来与大家分享。桃子成熟时,我率领几个伙伴去偷桃子,我分工明确,某某负责放哨,某某负责爬树摘桃,某某负责在树下捡。偷到果子后,我依次把大个色鲜的桃子分给最听话最卖力的小伴,我自己要最小的。我的厚道赢得了村里越来越多男孩子的欢心,我身边常有年龄与我互相上下的孩子跟随着。慢慢地,爱跟我玩的孩子越来越多,我成了村里的娃娃头,开始骄傲起来,谁不听我的话,我就不要谁跟玩,也不允许我的“手下”跟他玩。

为表现我比别人有本事,我带头爬树摘野果,然后一个接一个训练同伴爬树。有一次,我命令胖子阿三爬树掏鸟蛋,阿三失手了,从树上掉下来,走不动路,我的“部下”一个个被吓跑了。阿三父母闻讯赶来,送阿三到医院检查,医生诊断结果:右小腿骨折,需3个月住院治疗。消息传开后,村里的大人们说我是个爱出馊点子的“危险”孩子,都不准他们的孩子跟我玩,好几天了,身边没有孩子跟随,我成了除我之外没有一兵一卒的“光杆司令”。

阿三因为听了我的话,受伤上不成学了,是我害了阿三,心里很难过,趁阿三父母不在他身边的时候,悄悄去找他。阿三见到我,说不能和我一起玩,他心里闷得慌,他希望我天天去陪他,我痛快答应了,一连几个月,我每天放学,都往医院跑,把老师当天讲的新知识讲给阿三听,教阿三做作业。老师做家访,在家长面前表扬我专心听讲、遵守纪律、作业认真、关心他人,村里人也因老师对我的赞喜而改变了对我的看法。

我们村依山傍水,对面有一条河叫做盘龙河。夏天酷暑难耐,我便和小伴们光着屁股在水里玩,比赛谁在水里游得快、看谁扎的猛子远、谁在水里憋气的时间长。我们长时间泡在水里,上岸的时候,手都泡白了,还泡出了皱纹,整个身体都在不停发颤。

没有老师、没有家长陪伴,孩子私自下河洗澡,最不安全,闹不好会出人命。有一天放学,我们冲出教室,没有直接回家,向河边跑去,我第一个跳进水里,忽然间感觉昨天站在水里淹不到脖子的河水一夜之间没有了底,我在水里漂浮着,大口大口地喝着河水,是村里比我大三岁的马大哥拉着我的腿,将我拖到河岸,我才不至于被河水淹死。

经历了下河洗澡的危险,放学后我们不再到河里洗澡,而是改变方向下田捞鱼捞虾。那时候,还没有听说有什么化肥、农药,农田不受污染,田里的泥鳅、黄鳝、鲢鱼、鲤鱼、虾很多,我们扛着捞兜、背着笆箩,一块田接一块田捞,捞到大的鱼就装进笆箩,捞到小的鱼就放回田里,等它们长大了再要。因为家里穷,买不起油煎鱼虾,捞回来的鱼虾只能用酸汤煮,结果吃时爽口,但越吃肚子越潮,越吃肚子越不经饿。

村里的孩子,捉鱼的方法很多。雨季来临,我们第一天晚上就在流水大的地方支好网,第二天早晨去收网,就能捕到很多鲫鱼;要是冒雨在流水平缓的地方找,也能捞到很多戏水的泥鳅;晴朗的夏夜,鱼在洞里闷不住,就游到洞外睡觉,我们拿看手电筒,在田埂上搜索,发现有泥鳅、黄鳝呆在水里一动不动,就瞄准它,用“排针”(扎鱼的工具)将它们一一捕获。捕回来的鱼多了吃不完,大量抬去喂猫。

如今,我童年时代的朋友都步入了花甲之年,童年的美好时光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生中,童年虽然很短暂,但它却承载了我们许多美好的回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变得越来越老,童年离我们也越走越远。提起童年故事,我们讲到头发白了、胡子白了,牙掉光了都讲不完。

分享 |
责任编辑:沈广站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顾问: 赵廷江 侬开文 王明富 王建国 田玉海 管理员:沈广站
    版权归属:文山壮族网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公安ICP备案号:53262503502009 滇公网安备 53262502003017号
    Copyright (C) 2009-2013 Www.WsZhuangZ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网上收集,旨在弘扬和宣传壮族文化,如有内容损害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文山壮族网对此表示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