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壮族文化 | 壮乡见闻 | 壮学研究 | 历史印记 | 民风民俗 | 壮乡音视 | 壮医壮药 | 壮网留言 | 碧侬论坛 | 
地方频道: 文山 | 砚山 | 麻栗坡 | 西畴 | 广南 | 马关 | 富宁 | 丘北
文章 下载 图片 商品
您现在的位置: 文山壮族网——壮族人的网上家园,壮族同胞心灵相约的港湾。 >> 文学园地 >> 文学 >> 正文
你若花开不败,清风迎香满怀!
作者:阿苏姑娘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7

风吹凉了晴朗的天空,也吹黄了路旁树上密密匝匝的叶子。奔流不息的人群中,有人裹紧了外套,拉低了帽檐。青春年少的岁月里,许多印象深刻的场景不断地被置换,但过往时光有着在回忆里熠熠生辉的魔力,当下我觉得自己依旧如当年,正一如既往地穿行在那空无一人的黑暗的长廊里。很多的记忆并位被时间的浪花所淹没,在被塞满种种繁琐事情的生活间隙里,那些片段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媒介迫不及待的飞出来,有时是桌子下面盖满尘土的试卷,有时是透窗而望楼下急匆匆吃早餐的学生。从前提笔就写的试卷,如今花费许多时间也解不出来。日记本上关于那段时光的文字早已密密麻麻,可内心茫然不止从哪件事开始说起。曾在网上看了一句话话:“在学生时代里,最残酷的战争是高考,在美的服装是校服。” 是的,从前我们为了逃离那段岁月而欢呼,而今终于了悟,即便是我们想要再次回去,大概做的也是一个观众,没有哪一个人愿意身临其境以主角的身份重温当年。

那个时候空气里的浮躁已经随窗外汽水味道慢慢消逝,天气已经逐渐转凉。我和姐姐抱着厚厚的一摞书去寻找新的教室。我和姐姐是“龙凤胎”,两个人的层次也是千差万别,她在重点班,我在普通班,刚开始我们是同一级别,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变成了人们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也改了称呼,叫做“学霸”而我的称呼,既不是学霸也不是学渣,而是在这两个中间,叫做“喂”都说高考是一场孤独的战争,我想大概是度过四张试卷那段时间,才是孤立无援吧,在这个过程中,我并不是。高一高二,姐姐属于“拼命三郎”级别的人物,我从没有和她共同进步或者学习,常常是她通宵达旦地学习而我熬夜地打游戏,她“单飞”我“单玩”,所以我的成绩一直不温不火,而她到高三已经奠定了班级第一,年级第三的位置。我是到高三也开始醒悟的,因为爸妈在我们高三时,在外地做生意,所以姐姐也成为了我的“监护人”,所谓的监护就是监督学习。

我在二楼的教室里,她在一楼,每次下课的时候,她都会过来看看我是否在玩,也许你会想,课间玩一会又能怎样,对她来说,我没有资格玩,我以前会反抗,但是自从爸妈把家里的财政大权否交给她后,我马上变得服服帖帖的,因为自己以前学习不是那么努力,而且家里还有一个强大的对手,在高三,自己的良心都不好意思不去学习。我是一个特别爱面子的人,从小就跟姐姐“比高低”所以,在高三,我也拼命地朝她看齐,生怕因为学习失宠于爸妈。我最薄弱的就是英语,在高一高二我会觉得:“这是什么鸟语啊,叽里呱啦的”,在高三整个态度就变了,“这是爷,得敬着”之前的老师,英语能拉低我整体分数好几十分。

我不是特别偏科的人,除了英语,其他学科都中等,为了弥补英语这个缺陷,我没有怎么背单词,主要就是背课文,英语教材上的每一篇课文,老师讲完一篇我背一篇,里面的词汇,单词,都通通一股脑的被我记住了,而且发音还特别准。高三第一次月考,我特别开心,原以为自己英语可以提高分数,可没想到依旧是原样,甚至还有些退步,那时心态整个都崩了,怀疑自己是不是注定要与学习无缘,甚至还觉得自己该不会是个傻子吧。不过后来姐姐的一番话,才让我明白了我压根没付出多少努力,她说:“课文你背书了,可是会默写吗?里面的单词你可以拼写吗,考试又不是考背诵,是笔试”这些话,无疑是说到正点了,我从来没有考虑过单词,总认为只要背些了课文,然后考试碰见相似的句子随口溜出来就行了,可是忽视的却是单词的核心。常常在为文综课上背单词而沾沾自喜,殊不知,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原本稳定的文综成绩也有了退步的趋势,这下我更急了,担心自己万一考不上高考怎么半?寒窗苦载十二年的读书生涯以惨败结束怎么半?那段时间,整个人就郁郁寡欢的,每天都是怨天尤人的,自责自己曾经不努力,恨自己没有一个聪明的大脑。

姐姐也发觉了我的异常,告诉我说:“所有的无奈和颓废都是当事者能力不足。”说完她拿出了她的作业,笔记,课本让我看。我真的惊呆了,课本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字,课文中间的空隙都被她写满了,笔记上用很多不同颜色标记的重点,一目了然,最后她说:“这就是你学习一般的原因,以后不会的题留着问我,我去刷题去了。”我看了一下表,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我放下手中的平板,回到房间。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才开始了我的拼搏之路,不断的背单词,不断的刷文综试题,姐姐是在家吃早餐,而我是拿着早餐走到学校,边吃边听英语单词。那时正逢寒冬,冬天小区用电量大,有时用台灯,有时用手机灯,最寒酸的一次是用蜡烛。不拼根本不行,姐姐已经是个“内定”的本科大学生了,我也不能落后,被人指着鼻梁骨嘲笑,所以只能埋头苦干,等着以最好的成绩去结束这种苦日子。

文综到后期该理解的已经理解了,剩下的就是不断背诵强化记忆还有刷题了,一到政治课就是做题,历史课就是背书,天气冷,抱着水杯,扯着嗓子背,生怕别人的声音压过自己而扰乱步伐。高三的作息时间很紧,上课老犯困,刚开始只能强忍着,后来索性直接站起来,或者站到后面,下课的时候下楼去洗把脸。针对于打瞌睡,我尝试过很多办法,什么圆规了,掐手,风油精了,后来每次回去吃饭的时候,姐姐看我都一手淤血,觉得是学校里有人欺负我了,当我告诉她实情时,她哈哈大笑的说:“你傻啊,困了直接起身站后面不就行了,你真狠,还自残。”刚开始,每次我都顶着班级所有人讶异地眼神走到后面站着,甚至有人还以为我梦游了呢,不过后来大家都习惯了我的这种行为,所以每到犯困的时候,我都去后面站着。有时我也会突然惊讶那时我的坚持和努力的,从小到大也就高三的努力是自己最骄傲的经历。

2016年高考,姐姐被武大录取,和她渴望的一样,她真的站在了樱花雨里不断的按下快门,而我也不负众望,用姐姐的话就是:“没丢她的老脸。”考的是一个我们市里的一所二本大学,姐姐跟我,总要有一个离家近一点的嘛,这样突然回家的爸妈才有口热饭吃。如今伏案写下自己的故事,目光一直停留在书架上的一本高中励志杂志上,书名叫做《花开不败》。花开不败,花开不败,名字真好听,那你若花开不败,岂不是清风迎香满怀。

分享 |
责任编辑:沈广站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顾问: 赵廷江 侬开文 王明富 王建国 田玉海 管理员:沈广站
    版权归属:文山壮族网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公安ICP备案号:53262503502009 滇公网安备 53262502003017号
    Copyright (C) 2009-2013 Www.WsZhuangZ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网上收集,旨在弘扬和宣传壮族文化,如有内容损害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文山壮族网对此表示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