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壮族文化 | 壮乡见闻 | 壮学研究 | 历史印记 | 民风民俗 | 壮乡音视 | 壮医壮药 | 壮网留言 | 碧侬论坛 | 
地方频道: 文山 | 砚山 | 麻栗坡 | 西畴 | 广南 | 马关 | 富宁 | 丘北
文章 下载 图片 商品
您现在的位置: 文山壮族网—壮族人的网上家园,打造云南省最大的壮族门户网站。 >> 壮学文档 >> 文档 >> 正文
神灵的稻谷:壮族山神祭
作者:孙敏 王明…    文章来源:文山新闻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2/15

“远古没有田,从前没有谷。前人吃草根,后生啃茅草。山里有野谷,谷棵长得稀。谷子生在遥远的红水河,谷种长在天边的彩虹下。是远古的祖母,是从前的首领,把它们找回来。”

《谷源歌》从几十米外的一丘稻田里传来,那里有二十多位盛装的壮族妇女正在收割稻谷。遵守之前的约定,我们不能与她们搭话,不得干预她们的劳作,甚至不能靠近那片稻田。这个禁忌不容置疑,是我们得以参与其间的前提条件。空旷的田野间偶尔有鸣叫的小鸟飞过,伴着潺潺的河水声,妇女们的歌声像是从远古飘来。古老的稻作民族都在讲述稻谷起源的神话:大洪水时代,万物绝灭,祖先重新找回了谷种。

 

九龙山神祭

 

“鸡年属羊的那一天,狗年属鼠的那一日。水稻难栽培呵,谷子要水田。开田那天祖母死了,栽秧那天首领去世了。稻谷难栽培呵,不死这棵死那棵。种了一代又一代,才有今天的种子。”

她们遵循着祖先的礼仪,唱着谷种起源的古老歌谣,在收割一种红色的糯谷。这是为来年春天祭祀九龙山神而准备的祭品。有些不可思议,妇女们正在履行着不知延续了多少个世代的农耕祭祀手续,那是一部自野生稻驯化以来的数千年间,稻作文化中所保存的文化多样性和生物多样性的历史。那一刻你会忘了外间世界正在发生着的粮食危机,忘记正在发生的河流与土地的污染,在妇女们的吟唱中回溯我们早已遗忘的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

那是在神谷收割的前两天,文山州古籍办公室的王明富来电话:那贝村的村长通知他,神田马上就要收割了。我连夜赶往文山,与王明富一道换了三次车赶到者兔乡,再赶到村里。者兔在云南东南部的山谷间,它鲜为人知,却是云南壮族的神圣之地。一条清澈的河流从狭长的坝子间流过,进入山谷,四周山峦满目葱绿,仿佛进入另外一个世界。这一带是野生稻的发源地,壮族亦是中国南方最古老的稻作民族。

典型的壮族村庄格局是依山而建,不占用珍贵的河谷平地。寨前是稻田,寨后有山林,田间流淌着清澈的溪流。壮语称稻田为“那”,村庄大多以“那”命名。传统的力量守护住着九龙山的森林河流,也守护着山下的稻田。尽管商品经济的影响正在进入山谷,但九龙山下仍然保存着传统农业社会的宁静和美丽,这在今天的中国乡村已经不多见了。

九龙山是滇南壮族地区地位最高的神山,尽管外面的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九龙山依然是不容外乡人涉足的禁地。神山面积约一万亩,名字源于山中流出来的九条河流。在壮语里,九龙山叫“赛杰金洪杰旦”,原意为:“遍布黄金的大地之王,流淌着瀑布的山之王。”它主导着风雨雷电,关照粮食的丰歉和人畜兴衰。

山下的12个村庄守护着神山的宁静,小心维护着神山的禁忌,不得惊扰山里的动物和植物,不得砍伐山里的一草一木,亦不能污染了水源。每年春天,12个村庄的男人们会聚集到山上祭祀九龙山神。祭礼至今延续着禁止外人参与的古俗,甚至附近的壮族亦不得参与,只能在自家遥祭。近些年,古俗引来许多人的兴趣,祭礼主持者们却绝不让步。

去年云南省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部门希望与村里沟通,对祭礼进行拍摄和调查。地方政府出面做了许多工作,村里长者都没同意。最终,主持者无奈,只得让由摩杀鸡占卜。占卜通过了,拍摄者也如愿参与了祭祀,可后来听说,外人离开后,村里对外乡人介入的这次祭礼依然心存不安,开天辟地以来都没人这样做过。他们开了这个先例,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灾难,他们担当不起。最终,祭祀重新进行。

 

稻种的魂魄

 

祭礼九龙山神所需的酒和糯米饭的来源,就出自文章开头我所提到的那丘稻田。紧邻一条清澈的小河,神田面积不到一亩,形似一只飞翔的小鸟。在周遭稻田的包围下,它一目了然,因为神田里的稻谷区别于所有的稻田。它是一种渊源古老的神秘稻种,神田不能被外人耕种,神谷的种子亦不能为外人栽种。壮语称:“那訇、扣訇”,意思是稻田之王与谷种之王。在人们心目中,那是大地上最神圣的稻田,谷种中最大的种子。那是在春天的祭祀里专为九龙山神准备的食粮。甚至云南壮族地区的送魂路线,都与这片古老的神田有着密切的关系。

“扣訇”是一种渊源古老的红色糯谷。中国自商周时代起,祭祀使用的就是糯米,但连科学家都不知道糯稻从何而来。栽培稻是从亚洲多年生野生稻驯化而成,但野生稻中没有现成的糯质野生稻。神田由神山下12个村庄里姓陆的人家轮流耕种,壮语“贺那訇”,即种神田。陆姓是当地最古老的居民,轮到哪家,哪家就得尽心尽力去耕作,栽秧和收割的时候,主人发出邀请大家会去帮忙。从栽种到收获,神谷都要遵从一套密不示人的仪轨,其中就包括着我们不能与收割的妇女们说话。谷种绝不能让外人耕种,否则会有灾难发生。

我们赶到神田所在的那贝村的那个早晨,参与收割的女人们正在做准备。女人不得参与春天的祭祀,但是为九龙山神栽种收割做祭品的谷子却是她们的责任。10月,山间一片金黄,被主人邀请来收割的乡邻亲友头一天就要沐浴更衣,第二天一早就带着全身的银饰从各村赶来。这是一次盛装的劳作,与栽秧时一样,收割者需要无病无痛,家里也要无灾无难。那天早上为了打包头,花了不少时间,传统的包头方式很复杂,打不好就缠不稳。由于平时已经不用包头,中年以下的妇女已经不会打了。最后把村里的老奶奶们请来,才把问题解决了。

我们见了一位83岁的老奶奶,她是一位通灵者。民间称她们为“乜满”或“乜洪”。与其他通灵者不同的是,据说老奶奶能看见九龙山的诸神,诸神后面跟着山中的生灵,如马鹿、飞狐、猴子、麂子、野猪、野鸡、兔子、蛇和禽鸟。九龙山的神灵透过梦示告诉她祭祀的礼仪。她说:“九龙山的神,个子跟我们差不多一样高,从很远的地方来。”老人家甚至还能看见稻魂,“它们像蝴蝶一样会飞,有时会飞到家里来。哪家对它尊敬就在哪家,不爱在又飞走了,它飞走就会把粮食也带走。”在传统里,稻魂也承载着人魂,稻魂走了,这个家庭是不会兴旺的。

 

守护神山的子民

 

且不论民间信仰中超出我们认知范围的部分,然而,正是传统的力量守护着九龙山的森林与河流,维护着山中一草一木,也维护着人们的生态安全。水稻是高度依赖水源的农作物,水稻耕作系统与水的复杂关系,决定了森林和水在文化传统中的地位。稻作者对环境本能的认识,通过神话固化了他们的生态伦理观。

那腊的村长说,神山周围到处有神迹,每年都有许多的祭礼。那腊村旁的“石祖”,他们每年3月间,属龙或属羊的那天就要杀一只鸡和一头猪去献。我们问他:“那个石头立了多少时间了?”“哦,立了很多代人了。作用是保福保佑我们寨子。田地不好,水会冲垮,年年都要供,不供不得,不供就会乌风暴雨,人就不好在了。”村长说。

神山由山下的12个村庄共同守护。护林队是民间的,每个村庄出人轮流担任,由村里出150斤谷子做酬劳。虽然政府也有护林员,但年轻的巡山队员说:他们不希望由政府来保护,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真正守护住神山。

当然,者兔不是世外桃源,者兔的田园牧歌也面临危机。农耕生活展现的不仅仅是田园意境,还有稻农生活的困境和危机。人口的增加,在土地面积不改变的情况下,人们便转向产量更高的杂交稻,耐病虫害的本地稻种被抛弃了。本地稻种包括糯谷在内约有七八个品种,只要不再栽种,它们就面临着灭绝的危险。与其他物种不同,只要它们被碾成米煮熟了,这个存在了千百年的物种便消失了,包括那些陪伴着人的生命旅途在招魂中使用的特定稻种。

农业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常常在高科技的幌子下被忽略,传统稻种所蕴藏的丰富基因,恰恰关系着人类未来的食品安全。杂交稻需要大量的化肥和农药。为了对付病虫害,人们使用很毒的农药,如乐果、甲胺磷,甚至被禁用已久的敌敌畏。老乡们也知道,农药打多了,秧鸡没有了,青蛙和蛇少了,也伤害到了许多野生动物。这两年鼠害成灾,他们也知道其中的关联。

深陷于外来稻种包围之中的神田,与周边的稻田相比,生长并不茂盛。在新一代年轻人那里,种神田渐渐成为负担。眼下,神田和神谷还按照传统的耕种,但未来会怎样?古老的稻谷之神是否会因为现代科技而走下神坛?在今天中国的乡村社会,美丽与贫困,富足与污染,似乎成了一个悖论。

神谷收完了,唱着古老的《谷源歌》,妇女们挑着神谷回家了。她们要把稻谷送到来年九龙山祭祀主祭者家里。这些关系天下安危的神谷,将待在那个小阁楼上,被谨慎地照看着,等待着来年开春的时候,被酿成米酒,蒸成糯米饭,烹调成献给九龙山神的盛宴。然后是另一户人家接过种子,继续它们的生命和文化旅程。九龙山下的众生百姓亦在其间承继古老的传统,从中获取对生活的力量和福祉。

(孙敏 王明富)

分享 |
责任编辑:沈广站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没有了
  • 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顾问: 赵廷江 侬开文 王明富 王建国 田玉海 管理员:沈广站
    版权归属:文山壮族网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滇ICP备09002281号 公安ICP备案号:53262503502009
    Copyright (C) 2009-2013 Www.WsZhuangZ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为网上收集,旨在弘扬和宣传壮族文化,如有内容损害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文山壮族网对此表示歉意。